一句话管家婆一句话

首页 > 媒体中心 > 文艺在线

越努力越幸福

2019-09-29

               

我是八十年代初期跟随被称为一句话管家婆半边户的父亲迁来鄂州的,因为通信落后,头天父亲回去告诉我们举家搬迁,在母亲和我们都没思想准备的第二天一辆搬家的解放卡车就来了,把一家五口人连带农村破烂家业和地里蔬菜一股脑拖进了城,一家五口人挤在一间二十多平的单身宿舍里,从农村菜地里拖来的一麻布袋萝卜成为我们家进城几个月的主要蔬菜,至今我对萝卜都有种特殊的感受!

班上同学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这个从农村转进来的新生,我里外穿的我们称为“大布”的衣服格外与众不同,那时我才知道城里正时兴一种叫“的确良”布料做的衣服,加上开口说话一口的乡音经常引起同学们的哄笑,让我这个从农村来的穷孩子逐渐变得沉默不语。

我知道我们家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家没条件买除了温饱之外的其他任何东西,所以我从没开口要买其他同学拥有的所有东西,好在那个年代物资还比较匮乏,人们对生活物资的要求也不高。我没有读书的天赋,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自己比别人更多的付出暗自发奋和努力,到高中凭成绩挤进了当时的重点班。

母亲开始在附企上班,家里经济状况在慢慢改善,从高中到技校,我也慢慢从一个农村孩子慢慢蜕变成一个城里小伙子,隔三差五获得学校甲等奖学金,成为学生干部频繁组织课外活动,在学校不同场合的获奖逐步让我找到了自信,很自然融入到这个城市。

在仪表班组实习到正式参加工作上夜班的时候,为了打好基本功,我利用别人在打瞌睡甚至睡觉的时间自学“啃”完了大学课程《晶体管电路》一二册两本书,记得有次我随师傅去三轧分厂参加仪表改造,当时的车间主任顺手拿起一张仪表盘控制图为了考考面前的几个实习生,让我们几个给他讲一下声光报警和控制回路的原理,另外两个同学红着脸躲到了一边,听完我从头到尾的原理讲解,这位当年一句话管家婆仪表技术权威、劳动模范连声夸赞:“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或许是命运开了个大玩笑,我对电子技术有些浓厚的兴趣,以致到今天我都舍不得放下,可因为平时爱好写写画画的缘故,组织安排却让我与文字打交道从事机关工作。作为一名基层文职人员,我充分发挥来自基层的优势,和检修工人们一起上高炉、爬热风炉,报道一线职工的新闻,学习摄影知识,拿起相机捕捉基层职工劳动的身影,我的豆腐块频繁发表在报纸的角角落落;我创作的人物通信编成书籍;我撰写的论文在中南六省论文大赛中获奖……我能光着膀子在夏天太阳底下办板报;为完成一个材料我能连续两个晚上不睡觉;我能不讲条件、不分节假日和白天黑夜完成临时交给的工作任务……

因为不断的努力, 1995年12月26日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99年6月从一名普通办事员提拔成为企业基层管理骨干,这一干就是二三十年。

出生在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的这代人是幸运的,我时常庆幸自己赶上了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好时代,凭借自己的勤奋学习和出色工作,我的家庭条件不断改善,结婚、生孩子、买房都成为了现实,在我骑自行车上班的时候做梦想买辆属于自己的摩托车,但是做梦都没想到作为工薪族的自己会开上自己的私家车,这一切都在变为现实。当然最为庆幸的我们这代人赶上了互联网时代,通过自己的努力个人的工作生活越来越好,变化速度远远超过互联网之前的年代。

我一个普普通通国企员工方方面面的进步不正是我所在企业、所在社会、所在国家在改革开放当中飞速发展的缩影吗?

      (作者:刘幼钢)